欢迎登陆中国人民服务网!
首页 > 反腐倡廉 > 正文

四川一县政府聘40名“挑刺工”暗访 干部称压力大

日期:2018-09-13 18:41:53   来源:    点击:707
    政府回应:办公场所独立于营业场所之外
  6月8日,网友“新巴山夜雨”在盐城一地方论坛发帖质疑,射阳合德镇政府在三星级酒店办公数载,到底花谁的钱?在网帖后面还附了几张图片。
  6月9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射阳大有国际大酒店和大有洗浴中心均租住的是温州五金城的地方,入口均面向门前的大路。而镇政府的入口是在温州五金城西侧一个过道,从后门爬楼梯到4楼就是政府办公场所,和两个营业场所不在一起。
  在镇政府办公室内,记者看到,都是普通的办公场所布置,没有任何酒店装修的痕迹。
  “镇政府原来的办公场所建设于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4幢办公楼均年久破旧。在2010年正月,镇行政服务中心近200人整体搬入温州五金城。”合德镇政府一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
  为何将政府门牌挂在洗浴中心旁?“租用的地方受限,而且门牌挂在外面才能让老百姓找得到。”该镇一负责人表示,“进出我镇办公服务6月10日上午,湖北省潜江市浩口镇第三小学发生劫持事件,歹徒张泽清被警方当场击毙,人质全部安全获救。
  当天下午,潜江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副局长王灯清在会上透露,歹徒被击毙后,该校已于下午恢复上课。
  据警方通报,6月10日上午9点许,今年60岁的浩口本地男性犯罪嫌疑人张泽清携带自制***、尖刀和汽油,潜入校园后直接进入二楼正在上课的六(4)班教室,劫持师生,情绪激动。
  被劫持老师秦开美得知该男子动机后,一方面安抚学生,一方面劝说歹徒停止作案,并冷静地提出,让学生们先走,自己留下做人质。张泽清答应后,学生们得以迅速离开教室,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同时,学校立即组织其他班级的学生也撤离。
  上午9点15分,潜江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浩口镇派出所民警及镇党委负责人迅速赶到现场,与歹徒展开谈判。
  浩口镇党委书记徐国亮,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林华和派出所长蒲平元均主动向犯罪嫌疑人提出由自己交换人质。经过谈判组反复做工作,张泽清答应以镇委副书记王林华来交换人质。警方和浩口地方政府领导进一步加大谈判力度。
  11点许,张泽清情绪失控,将王林华逼到教室角落,用自己携带的汽油泼洒到王林华的身上和课桌上,并将手指按向与自制爆炸物相连的打火机上。此时,现场指挥员当机立断,命令狙击手果断开枪,当场击毙歹徒。
  经查,该犯罪嫌疑人张泽清曾因盗窃、非法制造枪支及故意伤害两次被判入狱,此次作案是出狱后仇视社会的报复行为。
  目前,警方在现场取获自制***一套,自制***和管制刀具各一把,六瓶汽油(矿泉水瓶装)。
  王灯清副局长还介绍,张泽清性格孤僻,和老伴儿在浩口镇居住,儿子在北京打工,常年不联系。
  女教师救了全班学生
  昨天,秦开美老师和王林华书记向大家讲述了上午的惊魂。
  秦开美说,早上第一节课后是课间操时间,班上同学正准备去操场,“一个红衣老头走到教室门口,我当时以为他是家长。”老头不断让她靠近点,等到她走到身前,老头突然掏出了几个瓶子和一把***。
  老头说:“这是我自制的***和***,你今天要是不配合,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说话间,老头一把将她挤入教室,同时将手中的“***瓶”悉数码放在讲台上,拧开其中一个瓶子。同时左手打火机发出火苗,随时准备伸向***瓶。
  听到老头的话,秦开美首先一惊,班上52位同学看到这一幕也发生了骚动。见此情况,她怕场面失控,“当时只想到要稳住歹徒”。她立即向老头表示:“你不要激动,我们会全力配合你。”随后,她故作轻松地对全班孩子们说:“同学们不要担心,老爷爷不是坏人,你们先把作业都拿出来做。”
  秦开美说,当时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只是考虑到孩子们的安全,“一方面希望通过这句话缓解那老头的紧张气氛,另一方面也稳定孩子们的情绪。”果然,老头听到此话稍微放松了些,孩子们也纷纷拿出作业做了起来。
  她一边与劫持者周旋,一边示意隔壁班学生去喊人。这时候劫持者似乎有些放松警惕,秦老师鼓足勇气提出自己做人质,让孩子们都出去,结果对方一下就同意了。
  今年42岁的秦开美已经从事教师工作20多年了。在浩口三小工作的10多年中,一直担任语文老师。
  副书记主动当人质换回老师
  收到学生老师被劫持的消息后,浩口镇党委政府相关人员及派出所负责人火速赶到现场。见秦开美一人遭劫持,浩口镇党委书记徐国亮、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林华、派出所长蒲平元均主动向张泽清提出由自己交换人质。
  王林华在镇上分管信访、维稳工作。由于之前曾打过几次交道相互认识,劫持者最终同意让王林华成为新的人质,秦开美获解救后离开了现场。
  “当时我要求进去,并没有想太多,这是职责所在!”王林华说,当时自己也怕过,但情势所逼,根本没时间做思想斗争。
  “当时一心只想着要劝服他,别人说我进去了有1个多小时,我也没有概念。”僵持过程中,劫持者突然情绪失控,将汽油泼到了王林华身上。“我当时一下懵了,因为他当时两只手分别拿着打火机和***。”千钧一发之际,枪声响起,张泽清倒地。
  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透露,王林华在半个月前刚刚做了结石手术,身上现在还插着根管子,出院还不到一个星期。对于王林华的做法,网友纷纷表示赞扬,有网友称其为“中国好书记”。
  昨晚,中纪委网站专门刊登了王林华的照片,以肯定其在潜江劫持事件中主动要求替换人质的行为。
  图/特派记者何晓刚发自潜江
  【现场观察】
  教室内残留弹孔
  昨天下午4点半,记者到达事发的浩口镇第三小学,这所学校位于浩口中学校区内,里面还设有幼儿园。
  正值放学时分,门外聚集了不少接孩子的家长,校门口高度戒备,不少特警、民警在附近值守,不准任何人进入。
  家长们都在议论上午的劫持案,尽管孩子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可大家都对老师们的勇敢沉着表示赞赏,劫后余生的喜悦在四周弥漫。 “挑刺工”通过暗访监督干部作风,40人名单全县只有两人知道
  王泽会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波摄影报道
  提着包包,走进丹棱镇派出所,咨询民警如何办户口。离开,返回,听录音,填好“行政效能暗访测试情况表”,直送县纪委监察局。这是丹棱“挑刺工”李开鹏的一次暗访“挑刺”过程。
  今年以来,眉山市丹棱县建立暗访监督人员库,并组织开展暗访监督活动。昨日,丹棱县纪委书记骆仕明透露,像李开鹏这样的“挑刺工”,他们“秘密”选聘了40人。“这是一份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名单,即使‘单上有名’的人,相互间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挑刺工。”骆仕明说。
  40名秘密“挑刺工”,能否真的驱散干部作风“雾霾”?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近“丹棱官场”展开调查。>>>暗访  “演技”不够真挑刺工回来有点后悔
  李开鹏,丹棱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他还是县纪委委员。“这也是我被选进40人挑刺工秘密名单的一个重要原因。”李开鹏说。
  去丹棱镇派出所“咨询迁户口”,是上周一。当时,他外出办事路过派出所。他突然想起,作为“挑刺工”,他5月有“暗访3个部门的工作任务”。于是,他决定去派出所“办”一次“户口迁移”。
  走进派出所户籍窗口前,李开鹏打开了手机上的录音功能。进门后,迎接他的是一名男民警。获知李开鹏是来办户口迁移,这位民警给李开鹏作起了详细讲解。讲解过程中,民警貌似认出了李开鹏。不过,民警没有点破。
  “他认出了我?”李开鹏离开派出所,总感觉民警认出了他。破绽到底在哪里?李开鹏很抠了一阵脑壳。最终,他把破绽归结于“手提包包”。这是一个黑色公文包。“下次再去暗访,我不能再提包包去了。”李开鹏总结其“露馅”经验。
  根据丹棱县出台的暗访监督管理制度,李开鹏和他的39名“队友”,实行分任务、分领域、分专题随机抽取暗访人员成立暗访工作组,主要通过暗访检查、模拟办事、走访调研、网络监测等方式,对全县服务窗口、部门机关展开暗访监督。“今年,我们要实现暗访领域全覆盖。”骆仕明说。>>>名单
  身份“暴露”了要被调整出挑刺名单
  这次公开自己“挑刺工”身份,即意味着李开鹏有可能被调整出“挑刺工”40人名单。“身份暴露了,暗访挑刺难度就变得更大了。”李开鹏说。
  李开鹏口中的“40人名单”,即今年丹棱县纪委酝酿建立的暗访监督人员库。这是一份秘密名单。名单中40人,分别是谁?全县只有县纠风办主任游利萍和另一名工作人员知道。即使是这40名挑刺工,他们相互间也不清楚,另外39名队友是谁。
  据丹棱县纪委公开资料显示,40人分别来自纪检监察、发改、财政、审计、记者等专业人员,以及特邀监察员代表和普通群众代表。专业人员主要暗访类别是行政审批,特邀两类代表主要暗访类别是公共服务。“行政审批须专业人员去,否则,不仅很难挑出刺,还容易被工作人员忽悠和蒙混过关。”骆仕明说。>>>通报大会通报结果 14部门“作风雾霾”被批
  第一次挑刺工暗访“成绩”公布,是在一次全县副科级干部参加的全体大会上。“当时,为体现挑刺工的震慑力,我们特意安排在大会上通报成绩。”骆仕明说。
  在这次大会上,暗访的35个项目中,被点名存在“作风雾霾”的部门有14个。大会上点名批评某部门在接待群众办事时,存在态度生硬、业务能力不强、相互推诿等现象,在丹棱还属首次。“尽管当时没有直呼是哪一个干部有问题,不过,当点到部门名称时,现场顿时显得躁动起来。”骆仕明至今记得“点名”现场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部门“一把手”说,第一次公布挑刺工暗访“成绩”,他领军的部门就在有问题部门之列。“当听到我部门存在办事推诿问题时,我的脸刷一下就发烫了。”这位“一把手”说,大会结束,他立即跑到县监察局,调集相关证据,弄清到底是哪一个科室或下属单位存在问题。回到单位,他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并提出了整改措施。“这以后,我们部门就再也没有被点过名了。这就是挑刺工带给我们的知错即改的效果。”>>>反响随时担心被“挑刺”干部说“如履薄冰”
  “您好”、“请坐”、“请说”……这是5月13日,丹棱县张场镇金峡村村民杨其凤在张场镇派出所里咨询农村户口分户时,派出所户籍民警采用语言的真实记录。用杨其风自己的感受,他认为自己如沐春风。与之相反,全县范围猛刮的“挑刺”风暴,让窗口工作人员、部门干部和“局座”们纷纷吐槽直言:“工作时如履薄冰,压力好大好大。”
  面对秘密行动的“挑刺工”,县政务服务中心干部黎洋和他的同事也有着“应对高招”。黎洋说,起初,他曾猜测过谁可能是“挑刺工”。后来,他不再猜测,而是改变自己工作态度,即把每一个办事者都当作挑刺工。“这迫使我们对每一个办事者都给予主动作为的服务,或许就是这场‘挑刺风暴’的终极目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局长这样感言。
  骆仕明深知,“挑刺工”给全县干部带来巨大压力。不过,他们没有撤退的打算。骆仕明说,接下来,他们将在进一步完善“挑刺工”制度基础上,将挑刺“风暴”持续刮下去。“我们要让挑刺风暴成为一场持久战,而不是一场运动战,更不是一阵风。因为只有持续进行到底,才不会让已吹散的作风雾霾又飘了回来。”骆仕明说。回应异议如何避免熟面孔?动态管理定期调换
  丹棱,全县16万多人口。在四川算是小县。特别是党政部门机关,相互熟悉程度较大。丹棱推行挑刺工制度后,便有人提出异议:挑刺工和部门工作人员之间,很多人都相互熟悉,这场力争吹散“作风雾霾”的暗访挑刺行动,不过是一场秀。那么,“挑刺工”如何避免熟面孔?面对拷问,骆仕明给予了回应。
  骆仕明说,暗访过程中,他们实行暗访人员、暗访小组、暗访对象“三抽签”制度,即随机抽人员、抽小组、抽对象。暗访人员相互都不认识,暗访组一般是2人或多人组成。执行任务出发前,“挑刺工”要交出手机,从而彻底杜绝有“内鬼”给暗访对象通气。同时,为避免一个挑刺工多次暗访同一单位情况发生,他们对“挑刺工”人员库实行动态管理,将多次参与暗访的、身份暴露的挑刺工进行调换,防止挑刺工在被暗访者面前成为“熟面孔”。另外,为确保暗访质量,暗访过程中,他们力推证据意识。一般证据为全程录音。如有特别需要,他们还倡导摄像取证,如采用偷拍技术,将被监督者“雾霾作风”录制下来,然后全县范围内予以通报。幕后声音挑刺“处方”倒逼干部主动作为
  截至目前,这场挑刺风暴仍在丹棱全县猛刮着。从前三次通报的效能满意度测评结果看,“挑刺工”的秘密行动功不可没。
  “群众反映的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导致干部作风雾霾的症结是什么?”暗访“挑刺”的创意来自丹棱县委书记钟维钦的思考。他找来县纪委书记骆仕明“会商”。经过一番“头脑”风暴,钟维钦开出处方:以问题导向为原则,请群众模拟办事,给干部“挑刺”,并在全县范围公布于众,从而倒逼干部主动作为、积极作为。于是,便有了“挑刺工”义务挑刺行动。
  每个人都记住了秦开美老师,是她的沉着冷静救了52个孩子的命。校门旁50米远的一家杂货店,她的姐姐秦女士正在给放学的孩子们做卷饼,事发已经几个小时,妹妹不曾回家过。
  六(2)班学生田欣正在排队买卷饼,她的同班同学袁梓毅最早发现歹徒潜入隔壁教室。“那个人穿着红外套,光着脚,拿把匕首,样子很凶。”收到秦老师的眼神示意后,袁梓毅和同学赶紧告诉了班主任王老师。
  昨晚,记者悄悄来到事发的教室内发现,除了多媒体课桌,室内其余物品已被搬空,黑板上的一个弹孔显得格外醒目。场所有专门通道,镇办公服务场所完全独立于这些营业场所之外,所谓‘政府在三星级酒店办公’的说法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政府回应:办公场所独立于营业场所之外
  6月8日,网友“新巴山夜雨”在盐城一地方论坛发帖质疑,射阳合德镇政府在三星级酒店办公数载,到底花谁的钱?在网帖后面还附了几张图片。
  6月9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射阳大有国际大酒店和大有洗浴中心均租住的是温州五金城的地方,入口均面向门前的大路。而镇政府的入口是在温州五金城西侧一个过道,从后门爬楼梯到4楼就是政府办公场所,和两个营业场所不在一起。
  在镇政府办公室内,记者看到,都是普通的办公场所布置,没有任何酒店装修的痕迹。
  “镇政府原来的办公场所建设于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4幢办公楼均年久破旧。在2010年正月,镇行政服务中心近200人整体搬入温州五金城。”合德镇政府一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
  为何将政府门牌挂在洗浴中心旁?“租用的地方受限,而且门牌挂在外面才能让老百姓找得到。”该镇一负责人表示,“进出我镇办公服务6月10日上午,湖北省潜江市浩口镇第三小学发生劫持事件,歹徒张泽清被警方当场击毙,人质全部安全获救。
  当天下午,潜江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副局长王灯清在会上透露,歹徒被击毙后,该校已于下午恢复上课。
  据警方通报,6月10日上午9点许,今年60岁的浩口本地男性犯罪嫌疑人张泽清携带自制***、尖刀和汽油,潜入校园后直接进入二楼正在上课的六(4)班教室,劫持师生,情绪激动。
  被劫持老师秦开美得知该男子动机后,一方面安抚学生,一方面劝说歹徒停止作案,并冷静地提出,让学生们先走,自己留下做人质。张泽清答应后,学生们得以迅速离开教室,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同时,学校立即组织其他班级的学生也撤离。
  上午9点15分,潜江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浩口镇派出所民警及镇党委负责人迅速赶到现场,与歹徒展开谈判。
  浩口镇党委书记徐国亮,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林华和派出所长蒲平元均主动向犯罪嫌疑人提出由自己交换人质。经过谈判组反复做工作,张泽清答应以镇委副书记王林华来交换人质。警方和浩口地方政府领导进一步加大谈判力度。
  11点许,张泽清情绪失控,将王林华逼到教室角落,用自己携带的汽油泼洒到王林华的身上和课桌上,并将手指按向与自制爆炸物相连的打火机上。此时,现场指挥员当机立断,命令狙击手果断开枪,当场击毙歹徒。
  经查,该犯罪嫌疑人张泽清曾因盗窃、非法制造枪支及故意伤害两次被判入狱,此次作案是出狱后仇视社会的报复行为。
  目前,警方在现场取获自制***一套,自制***和管制刀具各一把,六瓶汽油(矿泉水瓶装)。
  王灯清副局长还介绍,张泽清性格孤僻,和老伴儿在浩口镇居住,儿子在北京打工,常年不联系。
  女教师救了全班学生
  昨天,秦开美老师和王林华书记向大家讲述了上午的惊魂。
  秦开美说,早上第一节课后是课间操时间,班上同学正准备去操场,“一个红衣老头走到教室门口,我当时以为他是家长。”老头不断让她靠近点,等到她走到身前,老头突然掏出了几个瓶子和一把***。
  老头说:“这是我自制的***和***,你今天要是不配合,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说话间,老头一把将她挤入教室,同时将手中的“***瓶”悉数码放在讲台上,拧开其中一个瓶子。同时左手打火机发出火苗,随时准备伸向***瓶。
  听到老头的话,秦开美首先一惊,班上52位同学看到这一幕也发生了骚动。见此情况,她怕场面失控,“当时只想到要稳住歹徒”。她立即向老头表示:“你不要激动,我们会全力配合你。”随后,她故作轻松地对全班孩子们说:“同学们不要担心,老爷爷不是坏人,你们先把作业都拿出来做。”
  秦开美说,当时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只是考虑到孩子们的安全,“一方面希望通过这句话缓解那老头的紧张气氛,另一方面也稳定孩子们的情绪。”果然,老头听到此话稍微放松了些,孩子们也纷纷拿出作业做了起来。
  她一边与劫持者周旋,一边示意隔壁班学生去喊人。这时候劫持者似乎有些放松警惕,秦老师鼓足勇气提出自己做人质,让孩子们都出去,结果对方一下就同意了。
  今年42岁的秦开美已经从事教师工作20多年了。在浩口三小工作的10多年中,一直担任语文老师。
  副书记主动当人质换回老师
  收到学生老师被劫持的消息后,浩口镇党委政府相关人员及派出所负责人火速赶到现场。见秦开美一人遭劫持,浩口镇党委书记徐国亮、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林华、派出所长蒲平元均主动向张泽清提出由自己交换人质。
  王林华在镇上分管信访、维稳工作。由于之前曾打过几次交道相互认识,劫持者最终同意让王林华成为新的人质,秦开美获解救后离开了现场。
  “当时我要求进去,并没有想太多,这是职责所在!”王林华说,当时自己也怕过,但情势所逼,根本没时间做思想斗争。
  “当时一心只想着要劝服他,别人说我进去了有1个多小时,我也没有概念。”僵持过程中,劫持者突然情绪失控,将汽油泼到了王林华身上。“我当时一下懵了,因为他当时两只手分别拿着打火机和***。”千钧一发之际,枪声响起,张泽清倒地。
  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透露,王林华在半个月前刚刚做了结石手术,身上现在还插着根管子,出院还不到一个星期。对于王林华的做法,网友纷纷表示赞扬,有网友称其为“中国好书记”。
  昨晚,中纪委网站专门刊登了王林华的照片,以肯定其在潜江劫持事件中主动要求替换人质的行为。
  图/特派记者何晓刚发自潜江
  【现场观察】
  教室内残留弹孔
  昨天下午4点半,记者到达事发的浩口镇第三小学,这所学校位于浩口中学校区内,里面还设有幼儿园。
  正值放学时分,门外聚集了不少接孩子的家长,校门口高度戒备,不少特警、民警在附近值守,不准任何人进入。
  家长们都在议论上午的劫持案,尽管孩子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可大家都对老师们的勇敢沉着表示赞赏,劫后余生的喜悦在四周弥漫。 “挑刺工”通过暗访监督干部作风,40人名单全县只有两人知道
  王泽会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波摄影报道
  提着包包,走进丹棱镇派出所,咨询民警如何办户口。离开,返回,听录音,填好“行政效能暗访测试情况表”,直送县纪委监察局。这是丹棱“挑刺工”李开鹏的一次暗访“挑刺”过程。
  今年以来,眉山市丹棱县建立暗访监督人员库,并组织开展暗访监督活动。昨日,丹棱县纪委书记骆仕明透露,像李开鹏这样的“挑刺工”,他们“秘密”选聘了40人。“这是一份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名单,即使‘单上有名’的人,相互间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挑刺工。”骆仕明说。
  40名秘密“挑刺工”,能否真的驱散干部作风“雾霾”?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近“丹棱官场”展开调查。>>>暗访  “演技”不够真挑刺工回来有点后悔
  李开鹏,丹棱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他还是县纪委委员。“这也是我被选进40人挑刺工秘密名单的一个重要原因。”李开鹏说。
  去丹棱镇派出所“咨询迁户口”,是上周一。当时,他外出办事路过派出所。他突然想起,作为“挑刺工”,他5月有“暗访3个部门的工作任务”。于是,他决定去派出所“办”一次“户口迁移”。
  走进派出所户籍窗口前,李开鹏打开了手机上的录音功能。进门后,迎接他的是一名男民警。获知李开鹏是来办户口迁移,这位民警给李开鹏作起了详细讲解。讲解过程中,民警貌似认出了李开鹏。不过,民警没有点破。
  “他认出了我?”李开鹏离开派出所,总感觉民警认出了他。破绽到底在哪里?李开鹏很抠了一阵脑壳。最终,他把破绽归结于“手提包包”。这是一个黑色公文包。“下次再去暗访,我不能再提包包去了。”李开鹏总结其“露馅”经验。
  根据丹棱县出台的暗访监督管理制度,李开鹏和他的39名“队友”,实行分任务、分领域、分专题随机抽取暗访人员成立暗访工作组,主要通过暗访检查、模拟办事、走访调研、网络监测等方式,对全县服务窗口、部门机关展开暗访监督。“今年,我们要实现暗访领域全覆盖。”骆仕明说。>>>名单
  身份“暴露”了要被调整出挑刺名单
  这次公开自己“挑刺工”身份,即意味着李开鹏有可能被调整出“挑刺工”40人名单。“身份暴露了,暗访挑刺难度就变得更大了。”李开鹏说。
  李开鹏口中的“40人名单”,即今年丹棱县纪委酝酿建立的暗访监督人员库。这是一份秘密名单。名单中40人,分别是谁?全县只有县纠风办主任游利萍和另一名工作人员知道。即使是这40名挑刺工,他们相互间也不清楚,另外39名队友是谁。
  据丹棱县纪委公开资料显示,40人分别来自纪检监察、发改、财政、审计、记者等专业人员,以及特邀监察员代表和普通群众代表。专业人员主要暗访类别是行政审批,特邀两类代表主要暗访类别是公共服务。“行政审批须专业人员去,否则,不仅很难挑出刺,还容易被工作人员忽悠和蒙混过关。”骆仕明说。>>>通报大会通报结果 14部门“作风雾霾”被批
  第一次挑刺工暗访“成绩”公布,是在一次全县副科级干部参加的全体大会上。“当时,为体现挑刺工的震慑力,我们特意安排在大会上通报成绩。”骆仕明说。
  在这次大会上,暗访的35个项目中,被点名存在“作风雾霾”的部门有14个。大会上点名批评某部门在接待群众办事时,存在态度生硬、业务能力不强、相互推诿等现象,在丹棱还属首次。“尽管当时没有直呼是哪一个干部有问题,不过,当点到部门名称时,现场顿时显得躁动起来。”骆仕明至今记得“点名”现场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部门“一把手”说,第一次公布挑刺工暗访“成绩”,他领军的部门就在有问题部门之列。“当听到我部门存在办事推诿问题时,我的脸刷一下就发烫了。”这位“一把手”说,大会结束,他立即跑到县监察局,调集相关证据,弄清到底是哪一个科室或下属单位存在问题。回到单位,他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并提出了整改措施。“这以后,我们部门就再也没有被点过名了。这就是挑刺工带给我们的知错即改的效果。”>>>反响随时担心被“挑刺”干部说“如履薄冰”
  “您好”、“请坐”、“请说”……这是5月13日,丹棱县张场镇金峡村村民杨其凤在张场镇派出所里咨询农村户口分户时,派出所户籍民警采用语言的真实记录。用杨其风自己的感受,他认为自己如沐春风。与之相反,全县范围猛刮的“挑刺”风暴,让窗口工作人员、部门干部和“局座”们纷纷吐槽直言:“工作时如履薄冰,压力好大好大。”
  面对秘密行动的“挑刺工”,县政务服务中心干部黎洋和他的同事也有着“应对高招”。黎洋说,起初,他曾猜测过谁可能是“挑刺工”。后来,他不再猜测,而是改变自己工作态度,即把每一个办事者都当作挑刺工。“这迫使我们对每一个办事者都给予主动作为的服务,或许就是这场‘挑刺风暴’的终极目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局长这样感言。
  骆仕明深知,“挑刺工”给全县干部带来巨大压力。不过,他们没有撤退的打算。骆仕明说,接下来,他们将在进一步完善“挑刺工”制度基础上,将挑刺“风暴”持续刮下去。“我们要让挑刺风暴成为一场持久战,而不是一场运动战,更不是一阵风。因为只有持续进行到底,才不会让已吹散的作风雾霾又飘了回来。”骆仕明说。回应异议如何避免熟面孔?动态管理定期调换
  丹棱,全县16万多人口。在四川算是小县。特别是党政部门机关,相互熟悉程度较大。丹棱推行挑刺工制度后,便有人提出异议:挑刺工和部门工作人员之间,很多人都相互熟悉,这场力争吹散“作风雾霾”的暗访挑刺行动,不过是一场秀。那么,“挑刺工”如何避免熟面孔?面对拷问,骆仕明给予了回应。
  骆仕明说,暗访过程中,他们实行暗访人员、暗访小组、暗访对象“三抽签”制度,即随机抽人员、抽小组、抽对象。暗访人员相互都不认识,暗访组一般是2人或多人组成。执行任务出发前,“挑刺工”要交出手机,从而彻底杜绝有“内鬼”给暗访对象通气。同时,为避免一个挑刺工多次暗访同一单位情况发生,他们对“挑刺工”人员库实行动态管理,将多次参与暗访的、身份暴露的挑刺工进行调换,防止挑刺工在被暗访者面前成为“熟面孔”。另外,为确保暗访质量,暗访过程中,他们力推证据意识。一般证据为全程录音。如有特别需要,他们还倡导摄像取证,如采用偷拍技术,将被监督者“雾霾作风”录制下来,然后全县范围内予以通报。幕后声音挑刺“处方”倒逼干部主动作为
  截至目前,这场挑刺风暴仍在丹棱全县猛刮着。从前三次通报的效能满意度测评结果看,“挑刺工”的秘密行动功不可没。
  “群众反映的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导致干部作风雾霾的症结是什么?”暗访“挑刺”的创意来自丹棱县委书记钟维钦的思考。他找来县纪委书记骆仕明“会商”。经过一番“头脑”风暴,钟维钦开出处方:以问题导向为原则,请群众模拟办事,给干部“挑刺”,并在全县范围公布于众,从而倒逼干部主动作为、积极作为。于是,便有了“挑刺工”义务挑刺行动。
  每个人都记住了秦开美老师,是她的沉着冷静救了52个孩子的命。校门旁50米远的一家杂货店,她的姐姐秦女士正在给放学的孩子们做卷饼,事发已经几个小时,妹妹不曾回家过。
  六(2)班学生田欣正在排队买卷饼,她的同班同学袁梓毅最早发现歹徒潜入隔壁教室。“那个人穿着红外套,光着脚,拿把匕首,样子很凶。”收到秦老师的眼神示意后,袁梓毅和同学赶紧告诉了班主任王老师。
  昨晚,记者悄悄来到事发的教室内发现,除了多媒体课桌,室内其余物品已被搬空,黑板上的一个弹孔显得格外醒目。场所有专门通道,镇办公服务场所完全独立于这些营业场所之外,所谓‘政府在三星级酒店办公’的说法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